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运城民生

一位失联党员对党的坚定信念

2020-06-24       浏览次数:0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30多年前,他身患脑血栓,中风不语,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2018年病情稍有好转,他便先后十余次与老伴坐车(老伴不放心他一个人去)进城找县社党总支、县老干党委、县直工委、县委组织部,最终补交了1700元的党费……

他叫孙福海,是一位有60年党龄的共产党员,用实际行动交出了一份和平年代失联党员的答卷。

组织失联,思想没有失联

1938年,孙福海出生在新绛县横桥镇东柳泉。他1958年入伍,在福建前线经历过金门炮火的洗礼,后到武警山西总队、武警江西总队服役,转业后又参加国家三线建设,上世纪70年代末调到山西绛县五四一工程处工作。上世纪80年代初单位迁址河北廊坊,他转调新绛县供销合作社城关供销社工作。多年的部队生活锻炼,孙福海对党忠诚、对工作负责,多次立功受奖,到哪里都受到群众的欢迎。

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改革大潮的涌动,市场经济兴起,民营经济兴起,供销合作社陷入低谷,连工资都发不了。一些有头有脸的人托关系转行,有的进了机关事业单位。有人对孙福海说:“你上面有人,你说一句话就把工作调整了。”

孙福海说:“改革有得就有失,我把自己一生交给了党,不能给党添麻烦,提要求。”就这样,他一没有求人,二没有找关系,还是待在城关供销社。

正在这时,孙福海突发脑血栓,中风不语,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屋漏偏逢连阴雨。单位散了摊,没人料理,发不了工资不说,他从此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他家离县城十余里,自己有病行动不便,组织开会、交党费,也没有人催。

一年后,孙福海开始纳闷,是不是随着单位散摊,党组织也已解散。于是,他把每个月的党费,都按时拿出来,放在一起。那时老伴不理解,说:“你每个月拿这一点钱干什么?”孙福海说:“这是我的政治生命钱。”

就这样一连十多年,孙福海与组织失联了,但他的党费年年都攒着。其间,他多次询问,总是得不到答案。有时别人听烦了就说:“老孙脑筋不会转弯。自己都成这样了,还惦念着党组织。”

不管多难,也要与组织取得联系

说起来像天方夜谭,2016年,孙福海病情有所好转,生活逐渐能够自理,有了语言表达能力,首先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党组织取得联系,要交纳党费。可是,原单位城关供销合作社已不复存在。就在他计划找组织时,天有不测风云,2017年又患了直肠癌,做了直肠造痿手术,先后花费医疗费20余万元,直到现在,腰里还挂个粪袋。

2018年,他病情稍有好转,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与老伴坐车进城找县社党总支、县老干党委、县直工委、县委组织部……最后,几个部门统一了认识,孙福海属于失联党员,但要恢复关系,必须到公安、法院等部门履行6项手续,在一张表上盖6个章。

一听这话,人们议论开了,这么大年龄了,又一身病,还不知能活几天,受那个麻烦干什么?但孙福海不忘初心,说:“困难再大,也要与组织联系,恢复自己的党员资格。”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他硬是盖齐了6个章。

孙福海锲而不舍的高尚情操深深感动了时任新绛县委组织部长姚文生同志,他批示县老干党委和县社老干支部,一定要解决好孙福海的组织关系。在两级党组织的共同协调下,2018年“七一”前,孙福海终于圆了回到党组织怀抱的梦想,按时参加党的活动,还补交了1700元党费。

孙福海说:“交党费,是一个党员的权利与义务,我不能当一个特殊党员。”

(梁 冬 韩文利)

凡注明"来源:运城楼盘网"的稿件为本网独家原创稿件,引用或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键词:
0相关评论
手机
看房
扫描到手机
客服
热线
  • 客服热线
    0359-8598859
关注
微信

关注房产微信

获取更多优惠